阿里巴巴零售通(阿里零售通最新政策)

兵兵 133

B2B與社區團購的合并重疊,會在沖增量與保存量之間左右互搏。

今年3月份,阿里內部傳出消息,整合零售通的社區團購業務和盒馬集市,成立 MMC 事業群,聚焦社區團購業務。事業群負責人為阿里合伙人戴珊,也是阿里 B2B 事業群總裁。并且,在宣布業務調整的會議上,MMC負責人戴珊表示,“對社區團購的投入將不設上限”。

之前,據多家行業媒體報道,阿里要加快該業務方面的發展,內部定下的目標是最遲到7月1日拓展至22個省,件單量超越拼多多、美團,成為行業第一。當時業內紛紛感慨,“在社區團購這條萬億級別的賽道,內部賽馬試水之后,阿里終究還是要認真起來了。”

不過,也有人指出,“除了外部投資,同阿里官方最密切的社區團購業務就只有盒馬集市,而盒馬其實早就在B2B的手里了”,因為戴珊在阿里巴巴集團主要負責ICBU、1688、農村淘寶、零售通、速賣通等 B 系業務,而在2019年末的組織架構調整中,戴珊除了負責上述的業務基礎上,已經開始代表集團分管盒馬事業群,全面負責打通盒馬、村淘、智慧農業等業務,原本直接向逍遙子匯報的盒馬總裁侯毅(老菜)已經轉由向戴珊匯報。

在剛接到盒馬集市與零售通社區團購業務合并的消息時,連阿里內部B2B人員也都以為,MMC事業群很有可能就是阿里B系業務新增的一個事業群。

但是,回過頭來看,即使是作為阿里B2B業務扛大旗的存在阿里零售通,在面對社區團購大戰時,團購巨頭們為追求單量,專門上架大件貨,而B端商家這時會薅羊毛囤貨,城門失火殃及池魚,這套打法下來,零售通競爭能力被極大削弱。

同時,當社區團購業務崛起,又以酒水、飲料等主流品類作為沖單利器時,B2B渠道遭受巨大沖擊。也就是相當于團購巨頭們把零售通的核心品類作為沖單附贈,網格倉等新物流配送模式將原有物流渠道顛覆,零售通在團購補貼大戰中身心俱疲。

現如今,橙心優選更是線下開出橙心倉儲式量販店和橙心小店做銷配一體,往零售通的B2B業務上更是再進一層樓。

這樣來看,阿里整合B2B與社區團購業務,不管是誰疊加了誰,那么首先要面臨的就是左手打右手的問題,在沖增量與保存量中犯難。

-01-

阿里零售通:消失的2020

去年11月份,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零售通總經理林小海的一條朋友圈在業內刷屏了,“相見于江湖,相望于江湖”,標志著林小海正式離開零售通。同一時間,阿里巴巴集團旗下還有包括大潤發在內的多個業務高層發生了副總裁以上級別的高管變動。

阿里巴巴零售通(阿里零售通最新政策)(1)

而在此之前2020年中旬,有媒體爆出,阿里零售通總經理林小海將接管大潤發,擔任大潤發CEO,并且直接向阿里巴巴CEO張勇匯報。而黃明端則仍然擔任高鑫零售CEO、大潤發中國區主席職務。當時對于林小海擔任大潤發CEO一事,一位高鑫零售中層曾評價,“這(職務)實際就是高鑫零售的二號位。”

果不其然,近期,高鑫零售發布了首席執行官及董事調任公告,66歲的黃明端屆齡退休,辭任公司首席執行官,繼續擔任董事會主席,林小海獲委任為高鑫零售CEO。但是,當大家都在聚焦于,高鑫零售“改朝換代”進入阿里巴巴時代,林小海的到來究竟能不能對大潤發進行舊城改造時。

而據新經銷獲悉,整個阿里零售通現在基本上是一個群龍無首的狀態。然而社區團購業務卻是BC一體化,已經開始侵蝕相當大體量的2B小店供貨業務。之前新經銷采訪零售通內部高層人士談到,“阿里零售通的B2B業務本就處在盈虧之間徘徊,尤其現在更面臨著虧損,所以沒有多余的資源和精力再去觸及社區團購板塊。”

這樣一來,不難判斷,去年7月中旬,據行業多家媒體爆料,“零售通正式入局社區團購,零售通事業部正在籌備一個新的社區團購部門,搭建專門的社區團購團隊。”

但是,作為國內最大的B2B業務平臺,在成立社區團購部門上只見打雷不見下雨,之后此消息內容便石沉大海了,大概率事件是項目被雪藏。

-02-

阿里的戰略混亂

提到阿里對于社區團購的布局,人們下意識的反應就是“踩空”,但是事實上,作為全球電商巨頭的阿里對于社區團購的布局并不能算遲到,甚至于要比美、滴、多來的更早。

早在2019年初,手淘菜鳥驛站消息號里“驛站拼團”模塊悄悄上線,不過當時該業務入口幾經轉折,有著明顯的測試意味。

次年4月份,阿里旗下菜鳥網絡全資收購即時物流企業“點我達”后,聯合高鑫零售,共同上線社區團購“驛發購”業務。驛發購以菜鳥驛站門店為自提點,sku由高鑫零售旗下大潤發、歐尚等連鎖商超提供。也就是說,在社區團購領域,阿里早在19年上半年其實就已下場。

另外,在阿里全資收購的大潤發之后,在2019年推出社區團購品牌“飛牛拼團”,目前入駐了包括上海、無錫和昆明等幾座城市。

去年8月份,繼美團優選事業部剛成立不久后,阿里系餓了么宣布進軍社區團購,首戰進軍河南鄭州。業內評論說,在同城零售領域,美團和餓了么以社區團購賽道為戰場,繼續上演外賣大戰補貼刀光劍影的角逐。

不過,上訴這幾項業務,在摸索了一段時間以后,都不再大規模擴張,其中餓了么在武漢、鄭州兩地開城,但一直未做大規模推廣。

驛發購以菜鳥驛站為據點并復用大潤發供應鏈,2020年中就覆蓋了2000多個快遞點,15座城市,但速度之后就此放緩。

而飛牛拼團,據其內部員工透露,截止到今年2月份,飛牛拼團的上海BD隊伍中,80%都已轉崗運營,工作任務以提升GMV、拉動銷售為主。

2020年疫情期間,多多買菜與橙心優選在這個時間點高調進入社區團購賽道圈地跑馬,直到半年多以后的9月份,盒馬才對外宣布組建社區團購業務盒馬優選。當美團優選日均件單量已經突破 2000 萬,多多買菜日均件單量已超過 1000 萬時,盒馬集市日均件單量則剛接近 300 萬。

并且有傳言道,在盒馬內部,作為盒馬業務的領軍人物侯毅并不支持做社區團購,其曾在內部會議中說到,“我認為這種商業模式半年以后估計沒人談了,因為它不能創造真正的商業價值,作為營銷手段真的很好,我們也在做,搞搞活動,拉拉新是很好的,但是并沒有創造價值。”

同年11月,阿里領投十薈團1.96億美元C輪融資,這不僅僅是十薈團在11個月內獲得的第三輪公開融資,更是阿里的第三次公開對十薈團的加持,并且將淘寶買菜的入口直接和十薈團打通。由此可見,阿里已經意識到,社區團購這場角逐,留下的時間窗口期不多了。

但是作為電商老大的阿里,這次在社區團購賽道的布局,下場雖然不遲,不過轉身確實磨磨蹭蹭的有點慢了。親眼見證多多買菜、美團優選、橙心優選這三個小巨頭依托于流量和資本在賽道內迅速起量走到自己前面去,并且擠進賽道前三。

盡管阿里內部對外宣稱是幾路大軍同時賽馬,好把社區團購這淌水越攪越渾,最后集團再集中資源,有利于增加牌桌上的籌碼。但是,在外界看來卻是戰略混亂一團糟,各大平臺各自為營,業務之間沒有聯動,一盤散沙,都在自身的業務體系里面做,導致直到今天為止也沒有哪個板塊能夠真正跑出來拿得出手。

-03-

MMC入局,勝算幾何?

單從日訂單量來看,美團優選第一,興盛優選第三,橙心優選第二,多多買菜第四。從月活來看,橙心優選第一,美團優選第二,多多買菜第三,興盛優選第四。

盡管戴珊在MMC會議上撂下狠話,新業務板塊投入不設上限。但是,撂下狠話的卻遠遠不止阿里一家,早在去年11月份,滴滴CEO程維在滴滴全員大會上首次公開談及橙心優選,揚言“滴滴對橙心優選的投入不設上限,全力拿下市場第一名”。

而拼多多董事長黃崢在成立5周年的慶祝活動上表示:“我們曾是社區團購鼻祖,我們從農產品起家,創業之初我們就做了拼小站,提出了社區站點、前置倉等概念。這個買菜業務和我們自身的長期農業承諾高度吻合,我們愿意去做大量的重投入和深度的創新。”

此外,美團內部已將“社區團購”業務定為一級戰略項目,創始人王興在2020年二季度財報電話會上表示:“生鮮零售業務一直以來都是美團具有戰略重要性的新業務領域。”

不過,雖然阿里一手的王炸被拆的七零八落,但是對于零售通與盒馬的整合,業內總體還是持有兩種聲音:

1. 唱響

第一,零售通做社區團購本身就具有得天獨厚的優勢,畢竟其業務覆蓋了全國100多萬家夫妻小店,店長即團長,由B2B來承接社區團購,深度賦能門店,一旦將這上百萬家小店鏈接起來規模化賦能,所產生的供應鏈效益將無比強大。

第二,MMC畢竟是阿里旗下親自孵化出來的,背靠阿里集團1688、淘寶、天貓以及零售通和盒馬自身,有著強悍的供應鏈資源優勢,而社區團購一定是興于團長,終于供應鏈,這點是其它平臺所不可匹敵的優勢。

第三,阿里雖然不像京東那樣,有著完善的自建物流體系,但是在全國各地有著幾萬個菜鳥驛站站點,驛站的代收發功能可以很好的整合三通一達物流體系,另外這數萬個站點本身也就是團點。

2. 唱衰

第一,自始至終,阿里都不具備社交基因,但是社區團購從一開始就依托于社交在做。

社區團購,離不開社群。團長是和普通用戶之間構建信任的紐帶,團長要通過社群管理與運營用戶,用戶也要通過社交軟件獲取優惠券和商品信息。

這一點顯然是阿里短板,用戶不可能用釘釘來買菜,而要是對微信產生過多依賴的話,阿里可能會被限流。

第二,格局尚未定下,但大勢已去,社區團購的窗口期基本已經過了。

社區團購的“鍋”就這么大,有人吃飽就注定有人吃不飽。各賽道巨頭們的跨界打劫,社區團購已然變成了一個玩家多投入大的游戲。

全國各地轟轟烈烈的開城基本已經走向尾聲,各家的工作重心已經開始從追求速度向著追求質量轉移,然而倉儲、供應商等資源都是有限的,各家已經重點城市都占據了位置,先來者花 1 元做的事,后到者可能需要花 3 元。

成人午夜无码专区性视频性视频-性做爰片免费视频毛片中文